讲述自己在东京打工的那些事

 cuiyunlong   2019-12-10 17:22   229 人阅读  0 条评论
广告

以前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来日本念书,依然记得刚到东京的时候,自己拖着两个行李箱,坐在大巴上怀着忐忑、不安的心情。大学毕业以后,虽然找到了一个实习工作,但是感觉无法发挥自己的能力,每天的工作内容也都简单而枯燥,看不到未来的希望在哪。而自己想从事的工作,要么是专业不对口,要么是自身能力不足,因此大四的时候有了去日本留学的念头。初高中的时候,家里条件还算不错,但是大学以后,父母的生意做得不太好,加上还有个弟弟,家里开销也很多,去留学的话父母的负担会变得很重。当时,自己并不惧怕外面的世界,只是担心父母承不承担得起留学的费用。最后,父母还是同意我去日本念书,现在一转眼,已经来东京快三年了。三年里,自己一边念书一边打工,赚些生活费。其实,自己还是不太能吃苦,每周打工的时间不算多,生活上的支出大部分还是要依靠父母。通过在东京的生活经历和打工经历,也进一步发现生活的不易,以及更加了解了自己的性格。下面,分享一些自己在东京打工的一些体验,希望对想去日本留学的人有些帮助。

基本情况:

大学专业:计算机相关

来日时间:2016年10月

日语学校:念了一年半

目前:某大学院日语教育专业修士二年级,2020年春天毕业(毕业就回上海)

2016年10月去的东京,到了东京之后,发现这边生活成本确实很高,自己又不会做饭,所以每天基本都只吃便利店,或者去家附近的超市买打折便当,有时候也会去专门卖午饭便当的小店,一盒500日元(30元),划算又好吃。由于大学学的不是日语专业,去东京之前也只自学了三个月左右的日语,刚来到东京的时候,完全听不懂街上人说的话,感觉来到了一个很陌生的世界。来东京之后的前两个月里,自己一边在日语学校里努力学好日语的同时,一边下课后去东京街头闲逛。

来到东京后,没交什么朋友,去哪玩或去哪逛街都是自己一个人。有时候会觉得孤独,但是与其和自己不喜欢的人在一起说话聊天,还不如自己一个人要来得轻松自在。大概来东京两个月后,开始找起了兼职。两个月里,虽然对日本稍微熟悉了一点,也能说点简单的日语,但还是听不懂日本人讲话。在日本找兼职,比如便利店之类的,基本都是要自己先往店里打电话,和店长说自己想找兼职,然后预约面试时间。就光这第一步,打电话,就难倒了自己。刚开始的时候,连打个电话都紧张的不行,别人电话里一听你日语不好就会马上拒绝或者直接挂电话,都记不清自己打过多少个电话了。后来慢慢掌握了打电话时的一些技巧后,成功预约了面试时间,但是等面试那天,因为不熟悉东京的地理位置,经常迷路于高楼大厦之间,错过了面试时间。偶尔会站在街头,看人来人往,陌生人的脸总是会令我好奇地忍不住看他们两眼。

酒店服务员

在东京打的第一份工,是通过别人介绍的。住在家二楼的一个三十来岁的大姐,她在一高级酒店打工。当时,自己找兼职已经快半个月了,还是没能够找到。后来和一个室友,刚好碰见了这二楼的大姐,听说那个酒店最近很缺人,要我们俩去试试。当时听了很开心,想着有人介绍的话,估计应该能成。去到酒店后,大姐领着我俩去见了面试的日本人,看样子大概5、60岁了。可能是太缺人了,基本没问啥问题就直接同意了。那家酒店在六本木附近,那一带有很多高级酒店,日本的上流社会人士经常光顾那里。从小到大,从没在餐饮店干过活,端盘子、上菜什么的都没做过,去之前以为这些活应该都不难。

上班之前,要在员工休息室换好工作服,鞋子也要换成皮鞋,头发也要抹发胶打理,感觉浑身很不自在。不知道当时自己为什么能坚持下来,如果现在要自己去做那种活的话,心里应该是一百个不愿意的。可能还是为了钱吧,想给父母减少点压力。上班第一天,练习端餐盘,端杯子,倒酒,这些都还不算太难。但是去到宴会大厅后,开始真正干活的时候,才体会到做酒店服务员是多么地不容易。那里不光有日本人、中国人,还有许多来自菲律宾、越南、中南亚国家的人。基本上都是亚裔,见不到欧美国家的人。

宴会开始之前,要先布置桌椅,布置完桌椅后,开始备菜。宴会上的菜都放在一个个两米左右高的类似冰箱的柜子里,一个人拉一台,拉去宴会大厅后再把一盘盘菜端出来。那个柜子特别的重,一只手抓住侧面的把手,另一只手放在后面往前推,眼睛要看着前面,人来人往,要小心别撞到人。自己很瘦,特别瘦的那种,力气比不过别人。有一次推那个柜子的时候,大厅里有一群高中生,应该是等会在宴会上表演合唱。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,那个柜子实在太重,而且地上铺了地毯,不使劲的话很难推得动。那些高中生应该是注意到了自己,看见自己在原地推了半天也没推动,就开始在那笑。当时自己没有想很多,只想推动那个柜子,想从那些人眼里快点消失,仅此而已。

上完菜以后,客人陆续进场,每个人都光鲜亮丽。男的身穿西服,打着领带,头发梳得整齐。女的穿着长裙,身上散发着好闻的香水味。他们一边吃着白色餐盘里的精致食物,一边有说有笑地聊着天。他们不知道那些食物是怎么做出来的,也不知道是如何被摆上餐桌的,他们不用管那么多,而我们这些服务员却很清楚。宴会开始之后,并不代表我们的工作就结束了,而是才刚刚开始。宴会的时候,我们这些服务生,每个人手里要拿着酒杯和酒瓶,看见哪个客人手里的酒快喝完了,就要走上前去倒满。灯光暗下的时候,自己穿梭在人流里,谁也看不清谁的脸,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。经过谁,路过谁,都不知道,只知道自己与他们不同,不是一类人。宴会进行到后半段的时候,要开始撤掉餐桌上多余的餐具。看见哪桌有吃完的餐盘,空的酒杯,要及时端走。有时候,一个盘子上放满了十来个酒杯,端的时候要格外小心,生怕掉在地上碎了。

宴会散场的时候,开始收拾餐桌,桌上的残羹剩饭统一倒进垃圾箱里。那些食物,前不久还是光鲜亮丽地被端上餐桌,此刻就变成残渣被倒进黑色的塑料袋中,总是会联想到电影里演的那些上流社会的虚假面貌。光鲜的事物总是依靠着普通、不起眼的东西而支撑着。

收拾完餐桌后,开始布置明天宴会所需要的场地。觉得最难最累的,是搬那种半径1、2米左右的大圆桌。大圆桌的桌脚可以折叠,然后变成一个巨大的圆盘,堆在一辆辆推车上。一辆车上大概要堆十来个那种大圆盘,越堆越高,越堆到后面费的力气也越大。一个大圆盘估计有三十来斤,有些力气大的人可以直接扔上去,而我每次搬的时候要费很久,有次实在堆不上去,旁边一个中国人帮了我一把。在日本人眼里,自己的工作必须靠自己完成,别人的事不要过多地插手。当时周围的人虽然没说什么,但我能感觉到他们心里在嘲笑我,都看在眼里。

那个酒店的工作大概持续了一个月,12月底的时候,临近日本的新年,酒店也开始休业。一个月的工资大概6万日元,也就是4000块左右。日本新年结束后,当初面试考核的日本人给我手机发消息说,叫我不要来了,说我日语不好,等日语好了再来。我知道并不完全是因为自己日语不好的原因,更多的是因为自己工作能力不够,力气、体力比不过别人。那时候,自己心里还挺难受的,对自己身型瘦弱这点而感到难过。可是现在回头想想,已经不会再为此烦恼。每个人都不一样,有些人身强体壮,比较适合做一些偏体力的活,而自己比较适合从事一些偏脑力的活。现在,就算那个日本人再招我回去,我会直接拒绝,一个是不稀罕,再一个是很清楚地知道自己不适合那样的工作。只是有时候,因为生活所迫,而不得不接受罢了。

便利店一

便利店的工作应该是相对比较轻松的,时薪也还可以,不过一些人流量大的便利店也很忙,一整天下来除了收银只有收银。做的第一家便利店叫Newdays,这个牌子的便利店都是开在人流量较大的车站里面,一般店面都比较小,商品种类也相比于全家、711这种要少。因为客人赶着坐电车或者新干线之类的,通常买包糖果、买瓶水、口香糖之类的就马上离开。这个便利店的工作,是通过日语学校里的其他班的一个学生介绍的,自己打面试电话,然后约了面试时间。这家店开在东京客流量最大的东京车站里,一天24小时基本都是人流不绝。面试当天,也果不其然地在车站内迷路了,东京站相当于上海的火车站那么大规模,不仅大,而且站内结构十分复杂,第一次去的话根本找不到出口在哪。那天给自己面试的是一个大概三十来岁的日本女人,虽然面试迟到了,但也没怪我,我说了句东京站实在太大了,她也笑着点点头。那次面试的时间,是我面试过所有兼职里时长最长的一次,和她聊了快一个小时。小到自己的兴趣爱好,大到自己大学专业学了啥,为什么想来这里打工等诸如此类的问题。当时,应该是用尽了自己全部所学的日语单词,虽然语句还说不太顺畅,但是能够说出让对方理解的词汇。所以整个面试过程,虽然磕磕绊绊的,但好在双方都理解了对方说的是什么。现在想想也觉得挺有趣的。加上有朋友介绍的缘故,最后是被录用了。

店里中国男生就我一个,中国女生有好几个,其中两个和我年级相仿,都在读大学。每天下午在日语学校上完课后,飞快地跑去学校附近的松屋吃一份肥牛饭,然后又匆匆忙忙地坐电车赶去店里上班。晚班的话,店里一共三个人,一个日本人,两个外国人。日本人基本都是一直坐在事务所里处理事务,我和另外一个人在店里收银、摆货。收银的流程大致是,先对客人说一句“いらっしゃいませ(欢迎光临)”,然后接过客人手中的物品,开始商品上的条形码。接着报一共多少钱,等客人付钱。收银机是自动的,把钱放进去,会自动找钱。把零钱还给客人后,再把商品装袋,最后说一声“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(谢谢惠顾)”。等客人离去后,再说一声“またお越しくださいませ(欢迎下次光临)”。文字描述出来看似过程很长,但其实每个客人,从收钱到离开,基本都是一两分钟内完成。动作重复上百遍后,就可以达到。有时候一整晚下来,感觉自己只是一台收钱的机器。

虽然工作内容比较枯燥无聊,除了收钱还是收钱。但是有时候会和那两个中国女孩排到同一天的班,客人比较少的时候,会聊聊天,开开玩笑。说说有关日本的一些趣事,家在哪里,来日本多久了等类似的话题。这份工作持续地时间也不长,大概只做了三个月左右就辞掉了。原因主要有两个,一个是店里的日本人对自己比较冷淡,可能是看我日语很差,不好搭话,工作的时候对我要比其他人严格。还一个是,这家店太忙,基本没有休息放松的时间,一整晚,手就没停下来过。所以三个月后,就和店长提了辞职。

辞职以后,就再也没去过那家店了,哪怕路过东京站。大概也没有人记得那里从前有个小男生,晚上一直低着头默默地收钱。

便利店二

第三份工作还是在便利店,因为有了在便利店打过工的经验,感觉面试会比较容易。做的第二家便利店,离学校和家都很近,到家步行三分钟就行,每天上下班都很方便。这家便利店做的时间最长,虽然中途离职过一次,是在语言学校毕业后,准备搬家的那段日子里,但是过了一个月又和店长联系,想回来继续工作。目前为止,已经做了有大概两年了,打算就一直在这家店做下去,直到大学院毕业为止。

这家店在浅草桥车站附近,店员很多都是外国人,大部分都是中国人。一起上班的都是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留学生,来日本都是为了考大学或者大学院,放学后打打工,赚点生活费。和自己上班的这些小伙伴,关系都不错,有些还加了微信。这家店的日本人也都比较和蔼,不像之前那家比较冷淡。虽然店长严了一点,但是其他兼职的日本人都还比较亲切,偶尔会聊聊天。所以两年下来,工作的都比较开心。

优衣库、无印良品

其实自己有尝试过去优衣库、无印良品之类的服装店面试,这些店里也有很多中国留学生。但是相比于便利店,服装店的要求更高,不仅仅是日语要好,还要求自身的气质比较好,要擅长与人交际,爱笑等。我一直都是一个不太爱笑的人,和陌生人说话聊天都会容易紧张,一紧张就说不出话来。优衣库、无印良品这两个店的面试,总共加起来可能有五次,每次都没被录用。起初以为是自己日语能力不足,但是即使是考上了大学院,日语也达到了N1左右的水平后,还是没能通过面试。后来才渐渐明白,并不完全是因为自己的日语能力不足,更主要的还是缺乏与人交际的能力。每次面试前,自己都会准备好一些面试中可能要问到的问题,但是一到面试的时候,就紧张地忘记自己该说些什么,有些对方问的问题甚至一个字都回答不上来。每次面试后,总会有一股挫败感。有次坐电车的时候,坐在位子上,忍不住哭了。双手遮着脸,不想让别人看见这么没用的自己。

有很长一段时间,一直徘徊在这种否定自我的阶段里。埋怨自己为什么不能够像别人一样,可以和他人轻松地聊天、谈笑风生,而自己却好像是一个病人一样,害怕与陌生人相见。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所谓的社交恐惧症,但我确实不喜欢处在一个不自在、完全陌生的环境里,在这种环境里我会变得异常紧张,不知所措。但是在便利店工作的时候,这种紧张感比较小,有时候和常来买东西的熟客,还会搭搭话,自己也觉得很开心。也许,自己不适合做那种需要和人有太多接触、太多对话的工作。每个人不同,优点缺点都不一样,性格也不一样,有时候强求自己去做某件事只会适得其反。这也是自己最近这段时间才刚刚想明白的事情。

在日本打工的人都不容易,无论是外国留学生,还是日本本地的日本人。因为日本的服务行业是真正的把顾客作为上帝一样去对待,虽然这种服务大多都是表面的,或者说虚伪的,但是一直戴着面具去工作,总会有感到疲惫的时候。在日本工作,时薪虽然很高,但是付出的体力和精力也是相匹配的。

现在只想着能够快点毕业,毕业后就回上海找工作,给自己换一个环境生活。不想再待在这座透不过气的城市,东京并不适合自己。

作者:苏寻野(豆瓣)

本文地址:https://tiexie.ren/index.php/post/2694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cuiyunlong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广告

评论已关闭!